綠是彩色:不上學是犯法嗎? - 陳曉蕾

Updated: Apr 4, 2019


張惠侶一開口就問:「有多少人覺得在香港homeschooling,讓子女在家上學是犯法?」五十多位教師大部份都有舉手。 這是一間中學於開學前舉辦的教師培訓日。張惠侶的兩個女兒兩年來都沒到學校上課,她和一些家長將會在10月舉辦公開論壇「教育有選擇」。她解釋:「香港有一個在家自學的群組,組內有超過50個家庭的孩子不去學校上課。教育局會派人定期觀察自學家庭,截至今年4月有18個家庭接受觀察。而教育局官員去年也考察了新加坡和台灣的homeschooling。」音樂人方大同和藝人陳明恩小時候都在香港由母親授課,沒去學校。 香港學生接受九年免費教育是權利,不是義務,若15歲以下的孩子拒絕上學,官員若發現家長沒有「合理辯解」,再「探究」後,可向家長發出入學令,違反入學令才會犯法。張惠侶的女兒兩年前分別11歲和13歲,她主動向教育局發電郵,跟兩位官員見面解釋理由,官員會視察將在家學習的課程、父母具體的教學分工,並訪問兩位女兒,讓她們即場朗讀一些功課。會後官員已即時表明孩子可以毋須上學,而缺課個案專責小組會定期家訪跟進。 為甚麼不去學校?張惠侶舉例,homeschooling群組有一位七歲的孩子,讀了海倫凱勒的故事後,很想學盲人凸字,於是家長約了組內20位孩子一起去視障機構上課,孩子還在港鐵實習用凸字售票機買票,然後孩子又發現海倫凱勒裝了「玻璃眼球」,家長於是帶孩子上生物課。「我們以前交了讀書報告就算,哪會如此主動學習?學校教的『常識』也太狹窄,為甚麼這些事情不可以是課程一部份?」張惠侶反問。 學校須面對大量學生,要「因材施教」、「全人教育」並不容易,家長若願意親身教學,讓孩子學得更好,有何不可?根據《世界人權宣言》,父母比國家和學校更有權決定孩子所接受的教育。當然不是所有家長都懂得教,正如教師獲得教育文憑不等於懂教育,所以教育局要派員上門視察,就像去學校觀課一樣。同一道理,也不是所有學生都適合在家自學,正如不是所有學生去學校都能好好學習,關鍵是社會需要更多元化的人才,而不是所有人參加劃一的考試。 第一位教師舉手發問:「我聽到很多好處,但有甚麼困難?」(頗典型的香港教育正反發問模式呢。) 「對有信念的家長而言,要實行不算困難,較難的是遊離的家庭,看見別人的孩子懂得更多英文生字便覺慌張。」張惠侶繼續說:「香港的自學家庭不多,好難像美國般可以有homeschooling學生的體育會或畢業晚會。可是香港社會也頗開放,我們去立法會參觀,對方也很歡迎。」 張惠侶的孩子透過小型風帆訓練、參加不同的興趣班,不乏與同齡孩子的社交生活,但大女Molly坦言頗惦念持續的校園群體生活:「最初不去上學,每星期我還會回學校和同學吃午飯,不過慢慢就沒話題可談。現在偶然也會想念她們。」 張惠侶曾經是新聞記者,丈夫是退休警察Arni Highfield,他們一家人2005年初坐帆船環遊世界接近五年,當時6歲和4歲的女兒,就在船上跟着英國的自學教材上課。2009年底回到香港,兩個女兒都入讀本地屋邨小學,張惠侶還積極地加入家教會,並且當了一年校董,大女也順利升上band 1中學,但在香港的學校兩年,兩個女兒決定回家自學──為甚麼? 在家自學是有錢家庭的玩意嗎?父母如何同時當老師?怎樣令孩子主動學習?更重要是:這如何影響了香港的學校教育?下期繼續。





Profile:陳曉蕾

資深記者,著作包括《剩食》、《有米》、《死在香港》等,相信垃圾都是放錯位置的資源。



Source

https://hk.lifestyle.appledaily.com/lifestyle/retails/daily/article/20140830/18847790

0 views
Please Note

© 2020 by homeschool.hk

  • Black Facebook Icon